其服务质量令人担忧

2017-03-20 08:19

由中国保健协会完成的《中国保健服务产业蓝皮书》指出,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,母婴家庭对产褥期保健尤为重视。近年在国内兴起的新兴产业月子会所发展速度迅猛,上海、北京、广州等经济发达地区已有月子会所近200家。

据了解,母婴保健服务行业的全国标准目前正在起草中,将由一些龙头企业和行业协会、专家共同参与,针对母婴服务的经营场所、服务质量、管理制度等一系列要素制定相应标准。

那么,价格不菲的“月子会所”是否都能满足这些要求呢?“由于月子会所在中国尚为一个新兴业态,企业准入门槛、市场监管几乎一片空白。”中国保健协会理事长张凤楼说,“在发展过程中急需一个公众认可且经专家评审确定的标准,包括母婴保健服务必备条件、房屋设施设备标准等。”据了解。由于缺乏必要的准入和监管机制,这个行业存在诸多问题,这些问题的存在给母婴健康护理带来了健康隐患。

专家认为,如今“80后”开始逐步进入结婚生子阶段,与老一辈坐月子诸多禁忌观念不同的地方,她们更相信有科学依据的坐月子,消费的理念比较超前。

月子会所是专门的母婴护理机构,其服务对象是刚分娩出院的产妇和婴儿(即坐月子期间的产妇和婴儿),主要从产后婴儿的喂养、健康保健和产妇的形体恢复、心理健康等方面提供全面、专业的服务,为产妇和婴儿的健康提供保证。

上海市家庭服务业行业协会的一项调查显示,在上海中心城区,85%~90%的家庭会请月嫂,选择月子会所的占5%~10%。消费者选择的理由大多是月子会所提供的服务更专业。从开奶哺乳、新生儿智能开发,到产后食谱、产后瘦身等等。

此外,一些坐月子明星产生的效应,也让更多准妈妈希望自己能和“妈妈级明星”一样,产后身材恢复迅速。

复旦大学社会学系主任谢遐龄认为,现在城市青年男女晚婚晚育比例提高,部分高龄父母带“孙辈”显得有些力不从心。此外,随着经济水平和文明程度提升,女性越来越重视个人发展和生活质量,也是她们选择“月子会所”的原因。

传统习俗中,产妇“坐月子”倾向于在家中休养,然而近年来,选择在月子会所、月子中心“坐月子”的新妈妈越来越多。中国保健服务产业发展蓝皮书指出,近年在国内兴起的新兴产业月子会所发展速度迅猛,选择到价格不菲的月子会所“坐月子”者已占全部分娩孕妇的5%左右。由于缺乏必要的准入和监管机制,母婴保健服务行业存在诸多问题,给母婴健康护理带来了许多健康隐患。

传统医学认为,产妇因孕期和分娩时耗损过多体力、气血,分娩后需要一段时间的调补,才能恢复健康。坐好月子,对产褥期产妇目前和今后长期的健康都相当重要。因此,“坐月子”成为我国养生文化中的重要内容。

对此,中国保健协会母婴家庭保健服务专业委员会秘书长耿梓轩指出,对新生儿阶段的照料,其专业要求极高,许多看似平常的细节,却暗藏许多风险。中华围产学会主任委员段涛认为,月子期间护理不当,容易导致新生儿疾病,母婴健康安全始终是月子会所也包括各大医院列在首位的头等大事。一名家政公司工作人员表示,月子餐、开奶、带孩子等知识不是靠几天可以速成的,需要经过严格培训,并经过医院的实习才能完成。

目前,一些不能严格自律的母婴保健机构介入医院和家庭服务监管盲区,其服务质量令人担忧。此外,月子会所的从业人员素质也是参差不齐,一些从业人员并不具备卫生护理和相关的职业资格证,所谓的“健康咨询师”和“护理师”并没有经过专业的资质训练。不少体验过月子会所的准妈妈在网上诉苦:月子会所设施很简陋,过道窄,卫生条件也很差。而且护工也都是临时请来的,母婴护理人员一点都不专业。很多月子会所虽然宣传很多,但是真正有资质的倒是不多,高价格并没有带来高质量的服务。2011年8月,某地就曾爆出一家天价月子会所因卫生管理不到位,导致多名母婴交叉感染红眼病的事件。

专家指出,对于像月子会所这样的母婴保健机构,由于其服务的对象是母婴这一特殊人群,其卫生环境、服务质量等都应建立严格的监管制度和国家标准,更应该严于一般场所。而从业人员也应建立起相应的认证资质,接受专业培训,给出规范的资格证书,掌握包括心理健康、形体保健、营养学、疾病预防等在内的更多专业技能。对于一些所谓的速成班、不规范的母婴保健机构,监管部门应严格监管。